昨日13时许

2017-10-19 10:11

这一切都是网络游戏害的。任先生愤愤地说。任先生说,他们夫妻是黄山人,目前在长春打工,儿子任重在合肥工作。半个月前,任先生发现,任重的电话停机了,怎么也联系不上。前几天,在合肥工作的侄女小杨给我打电话,说任重向她借钱。此前,任重已经以买衣服为理由向小杨借过2000元。小杨还告诉我,任重最近开始没日没夜地打游戏。任先生说,他们得知情况后,赶到了合肥。

昨日11时许,合肥经开区大学城附近一小区,19岁男孩任重(化名)为要钱去上网,将自己反锁在厨房里。他的母亲杨女士误以为其开煤气自杀,气急之下吞下23粒消炎药。幸好,杨女士经安医二附院检查后,暂无大碍。

昨日13时许,19岁男孩任重坐在安医二附院输液大厅里,低着头一声不吭。自从早上母亲一气之下吞下23粒消炎药之后,他就一直沉默着,除了父亲给他端来一碗泡面的时候说过一句话:我不吃。母亲在打点滴,他远远地坐着,一直低着头,双手保持拳头的姿势,并没有上前安慰母亲。

27日晚,在小杨家门外,任重与远道而来的父母不期而遇。任重是来向表姐小杨要钱的,拿到钱我就走,就不进去了。任重对父母说。

杨女士误以为儿子在厨房里开煤气自杀,气急之下,拿起自己牙疼时吃剩的23粒消炎药直接吞了下去,之后打电话给任先生称自己吞药了。任先生连忙赶回家,将妻子送到医院。直到这时,任重才从厨房里出来。

他一直想要钱,不给就不吃不喝。任凭他妈妈怎么劝他都不听。小杨告诉记者,姑父姑妈提前告诉她27日来合肥,于是她就喊任重那天来拿钱。谁知道在楼下见了面之后,任重一直强调自己在楼下等着,拿钱就走,至于拿钱干什么一个字不说。

父母怕任重一走了之,生拉硬拽把他带到了表姐家。第二天,任重一整天不吃不喝,拒绝回答父母的询问。任先生去儿子打工的瓜子厂询问情况,结果被告知,任重已经辞职了。工友称这几个月除了上班,任重吃喝拉撒睡基本是在网吧度过的,后来看上班耽误打游戏,干脆辞职不干了。任先生听完之后又气又恼,可还没有来得及回家质问儿子,却接到妻子的电话说吞药了。

据任重父亲任先生介绍,当天早上,杨女士喊任重起床,可是无论怎么喊,任重也不搭理。杨女士就把被子掀开了,没想到,儿子干脆睡在了地上。过了一会,任重跑进厨房,把门反锁。任杨女士怎么喊都不回应。

他原先很听话的,可自从今年迷上了游戏之后,问他什么也不说了。对于儿子的变化,杨女士表示很伤心,几个月前他告诉我在外面租了带电脑的房子,当时也没有多想,现在看来不是宾馆就是网吧。我们打算回老家陪他一段时间,留他一个人也不太放心了。据悉,任先生已经退了返回长春的火车票,希望能帮助儿子远离游戏。

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