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银行不久

2017-10-23 10:09

一路上,提起身份证,张高平嘴上说起来,似乎并不太在意。但在拿到证件的时候,他还是看了好几遍,脸上满是笑容。

拿证的时候,张高平跟值班民警用当地话说了两句,出来后,他说自己问的是,这里面还有坐牢记录吗?而民警则告诉他没有了。

记者在手机地图上,搜索了距离较近的几家银行,最终,张高平选择了大华路上的建设银行,我以前就是在这个银行办的卡,现在还在这办。性格有些倔强的张高平说了这么一句。十年前,他在这个银行有银行卡和存折,但这么长时间过去,都没有了。

14时许,开好银行账户,张高平走出银行,在过马路时,一骑电动车的人经过后,他连续扭了两次头,看向那人去的方向。

3月26日起,蒙冤叔侄成了全国关注的焦点,因为被冤枉的是歙县人,当地百姓对这事也很关注。走进银行不久,张高平就被银行工作人员认了出来。

十年光阴,歙县变化很大,从政务服务中心返回的路上,地方还是老地方,但路都是新的,一直到了歙县老城区,他才算熟悉了。

那个骑电动车的?嗯,你们别去找她,过去的就过去了。说完,他不再讲话,扭头看向前方,停顿了一两秒后,他又说:前面是新安小学,我大女儿就在那里念的书。

在帮他办理业务时,银行工作人员还跟他聊了两句,回来有段时间了吧?嗯,20多天了。张高平低头在单子上签名时,这名银行工作人员,还和其身后的同事小声说,这就是那个张高平。

这里面还有坐牢记录吗?4月18日下午,歙县政务服务中心,张高平拿到了临时身份证,这是他重获自由后办理的第一个身份证件。拿证时,他问了民警这么一句,并得到否定答复。随后,性格倔强的他,非要找到坐牢前存款的银行,在那里办了一张银行卡。

我以前就一个一代证,也不经常带,到哪都用我的驾驶证。重获自由后,一代证过期,驾驶证被注销,没有身份证的张高平、张辉叔侄俩,到哪都不方便。即使是受中央电视台邀请,前往北京录制节目,也是费了很大周折才坐上了飞机。

4月18日,重回家中的第23天,张高平接到通知,他办的临时身份证已经做好,可以去取了。午饭后睡了一会儿,张高平前往歙县政务服务中心。

链接